407
管理者介面
...回期刊首頁...
文章瀏覽人次:290


 
心情隨筆  
 
  冬遊琉球島 骨科部 陳志鎧醫師   
最近一次去小琉球是去年的夏天,而再上一次則是十年前還在念大學的時候了。十年的轉瞬,這小島一樣的兀立在高雄的外海,一樣的被海水擁抱著;不一樣的是五顏六色的建築櫛比鱗次的篩落著,柏油路整齊乾脆的連結著每個觀光景點。 人,外地人多了!   女友的朋友,一個生長在國境之南卻未從履及琉球島的女孩,提議約大家一起到島上聚聚。偏頭想著:開發中的島國,又逢淡季,沒了原始的野曠與靈性,又乏了暖暖春陽的海浪、沙灘、和比基尼,會不會過於沉悶與無寥呢?不過,幸好我在這時節來了。   頂著凜凜的北風,有些許乘風破浪的味道登島。發現,因為是淡季,所以島上的觀光客少了,也因此不論是居民,或是生活氛圍都簡單而緩慢了下來。   『少年ㄟ,幫阿嬤開市一咧,一隻、兩隻攏好!』戴著斗笠,穿著洗的漬白的布裳的阿嬤在渡船口吆喝叫賣著,風乾的、深褐色ㄧ整排的魷魚,或是叮叮噹噹一整架五顏六色的星砂罐;每個都是親身一翻一曬、一撿ㄧ曝所做出來的活兒,所以價錢上搏感情的空間很大。   離開遊客中心,往大街上走去。佝僂的身影蹲在家門口用刮鱗刀慢慢去除魚鱗,然後分節的擺賣著;稍稍挺直背桿的身影,正把灌的結實的香腸ㄧ段ㄧ段的用炭火烤著;更多的是,婆們搓著麻花捲,咕隆隆的下到店前的大油鍋,起鍋後沾上糖粉、海苔、或是梅粉,就擺出來給人試吃,爭相拉著生意。至於原本因觀光客而築起的搖茶攤、名產店,多半都拉下了鐵門,稀稀疏疏的開著店的,也都聚在騎廊下閒話家常。 空氣中瀰漫著腥味、膩味、與叫鬧味,沒有特別好聞卻是很悠哉厚實。   往海邊走去,肩上別著兩粗一細條槓的海巡署員揮著手叫我們:『快來看!好大的海龜呀!聽說他天天都會來這港口裡覓食,可是我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呢!』看著他大大的海蹼撥著水,墨綠色的頭覓覓的逡巡,可忙碌的貪吃著呢!是人與爭地,才不常見的吧?   正逢退潮,海天交際,拉起長長的深淺色藍弧線。調皮的小鬼甩著兩管鼻涕水,在沙灘上堆砌起歪斜卻屬於自己的城堡;一個耍性子,赤腳踢壞剛剛砌起的堡壘,就揚揚地跑了起來,也不管腳邊有正漫行的寄居蟹,還是剛不小心被沖上岸的海膽或是海參,彷彿自己就是這片沙灘的王。我們要來個大合照,他還在鏡頭前跑跳著不准呢! 與海同呼吸的琉球小島,隨著這呼息存在著不同的作息與生態,我們這些外來客可以打擾但很難介入。   小琉球的淡季,因著天候,吵雜與喧囂遠離的季節;但原本厚實真摯的海上人家味道卻絲毫不差,反而更顯濃郁,十年前後並無差別。幸好我在這時節來了,因為人聲人影少了,讓我更清楚地感受到這份土地上的聲音、光影、氣味、和形狀,切切的人時地亦都竊竊的刻在我心頭上。 淡季的琉球島,很好!